1. <dl id='6c6d'></dl>

      <code id='6c6d'><strong id='6c6d'></strong></code>
      <ins id='6c6d'></ins>
    2. <tr id='6c6d'><strong id='6c6d'></strong><small id='6c6d'></small><button id='6c6d'></button><li id='6c6d'><noscript id='6c6d'><big id='6c6d'></big><dt id='6c6d'></dt></noscript></li></tr><ol id='6c6d'><table id='6c6d'><blockquote id='6c6d'><tbody id='6c6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c6d'></u><kbd id='6c6d'><kbd id='6c6d'></kbd></kbd>
      1. <span id='6c6d'></span>
        <i id='6c6d'><div id='6c6d'><ins id='6c6d'></ins></div></i><fieldset id='6c6d'></fieldset><acronym id='6c6d'><em id='6c6d'></em><td id='6c6d'><div id='6c6d'></div></td></acronym><address id='6c6d'><big id='6c6d'><big id='6c6d'></big><legend id='6c6d'></legend></big></address>

          1. <i id='6c6d'></i>

          2. 市場流動性有望維持寬松

            • 时间:
            • 浏览:4

              近期,受美聯儲推出“無上限量化寬松”計劃刺激,全球股市反彈明顯,市場圍繞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和政策對沖博弈,風險偏好顯著回升。可以預計,美聯儲強力擴大寬松規模將對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產生深遠影響。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數科首席經濟學傢沈建光表示,他看好美聯儲的救市力度。在這種情況下,市場恐慌的持續時間可能會比較短。隨著美國2萬億美元刺激計劃出臺,很大程度可以對沖疫情產生的影響。

              中大期貨首席經濟學傢景川認為,美聯儲采取瞭異常寬松的貨幣政策,同時動用瞭價格工具與數量型工具實施幹預,這無疑是正確的選擇。資本市場的流動性將在未來很長時間內維持寬松格局,在一定程度上對全球經濟下滑起到瞭一定的對沖作用,實體經濟快速走弱的局面也能得到一定緩解。

              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傢章俊表示,如果未來美股階段性企穩,有利於穩定包括A股在內的全球資本市場。中國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和復工復產加速推進,也將進一步增強經濟基本面的確定性,提升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預計A股會率先反彈走出低谷。

              不過,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傢潘向東認為,新冠肺炎疫情波及廣泛。消費者因為疫情不得不減少消費,生產者因為疫情不得不停工。企業還存在訂單急劇減少、現金流不足等問題,有的甚至不得不面臨破產風險。這都將加劇經濟衰退。但是,一味向市場註入流動性,並不能挽救即將衰退的經濟。

              潘向東表示,金融市場在受到極大外部沖擊時,一般都將經歷政策底、市場底和經濟底。盡管現在因為美聯儲寬松政策出現瞭政策底,但什麼時候出現市場底,還需一定時日。

              中國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傢劉鋒認為,美聯儲激進寬松政策的效果、政策成本和中長期影響都有待觀察。目前來看,美聯儲迅速且堅決的寬松政策,有助於緩解市場悲觀預期,海外金融市場劇烈動蕩有望暫告一段落。

              但是,市場動蕩暫緩,並不意味著危機的結束。“本次危機的背後,本質上是疫情快速蔓延可能帶來的人道主義損失及次生經濟社會災害的悲觀預期。能否有效控制疫情蔓延,是決定後續市場動蕩會否再現的關鍵。”劉鋒說。

              談及美聯儲超常規的貨幣寬松政策對我國金融市場的影響,劉鋒表示,首先,國際流動性寬松,有利於減輕中國外部匯率與資本流動壓力,為自身貨幣政策打開空間。其次,全球金融市場由於陷入極端避險偏好而引發瞭流動性危機,說明安全資產比較缺乏。目前,我國貨幣政策空間大,資產收益率安全墊相對厚實,在全球金融市場一枝獨秀。如何利用這一契機,繼續深化金融改革開放,吸引全球投資者,是要思考的問題。

              此外,劉鋒提示,美聯儲超常規寬松不可能一勞永逸,還需面對海外疫情不斷蔓延引發的經濟社會次生災害,以及突破常規政策框架的成本和後果,這都需我們未雨綢繆,提早做好政策應對。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祝惠春)